吉祥体育,wellbet官网

自由贸易:一场权衡的游戏

2015年7月6日

  TPP(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)一旦签署,将有利于促进美国、日本及其它是十个国家之间的贸易,这些国家的GDP总和占到全球GDP的五分之二。但是它到底会对这些经济体产生哪些收益呢?支持者认为TPP实施后十年内,这些国家的出口额将会增加3000亿美元。反对者却并不觉得TPP有这么大的作用。

  争议反映了衡量自由贸易协定影响力的困难。David Ricardo(大卫.李嘉图)在19世纪早期就推崇自由贸易并指出了自由贸易的优点,如今几乎所有的经济学家都认可这些优点。李嘉图认为,一国只要集中生产其具有比较优势的产品,它就能从贸易中获益。李嘉图分析的起点是生产两种商品两个国家,并且只存在很少的非关税障碍如安全标准影响国际贸易。但他这个精致的模型对分析现在的国际贸易协议作用不大,就好比用马和马车预测宇宙飞船的轨道一样不太可靠。

  如今,大多数经济学家都用可计算的一般均衡模型来分析贸易协定的影响。可计算的一般均衡模型建立在一个数据库基础上,这个数据库致力于从收入、利润等方面全面描述整个经济。研究人员把所有的数据都输入到模型中,然后计算出一个基准年的产出。完成这个步骤之后,他们就会调整模型,改变贸易壁垒,观察产出的瞬间变化和序列变化。

  CGE还有其它妙处。作为唯一的贸易模型CGE涵盖面特别广,可以用来分析服务、投资以及政府管控对贸易的影响,这些都是TPP争论的核心问题。它同时还提供政策制定者需要的预测,包括政府部门该怎么做以及产出会如何变化。但是CGE也有很大的缺陷。首先,它依赖数据,但有些领域的数据可能并不准确;其次,错误的假设可能很容易导致预测的偏差。

  另一方面,关于TPP的研究也揭示了CGE的优势和劣势。研究机构—East-West Centre 的Peter Petri, Michael Plummer 和Fan Zhai做的研究最有影响力,他们预测TPP会给这12个成员国创造2850亿美元的GDP,或者是到2025年他们的GDP会增长0.9%。美国政府宣称TPP会给美国创造770亿美元GDP时就是引用他们的数据。他们的模型正在试图避免CGE模型的一些普遍缺点。他们的假设很简洁,包括了一系列的场景同时也很保守,例如他们假设TPP只是部分落实,而且落实的速度比较缓慢。这些让结果更加可信。

  CGE在假设方面的修正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研究者们用了一种新的方法预测,随着贸易成本下降更多的企业会变成出口商。这可能是对先前理论的一些修正,它们假设出口企业的数量是固定的,但这个稍微调整却显著地改变了结果,加拿大研究机构C.D. Howe Institute的Dan Ciuriak 和Jingliang Xiao的研究显示,假设修正之后收益提高了70%。

  同时,CEG的一些假设也充满了争议。这些研究者推测增加知识产权保护会使所有国家获益。由英国政府资助,Badri Narayanan, Mr Ciuriak 和Harsha Vardhana Singh等人完成的一项关于TPP的研究却提出了这样一个质疑:更强的知识产权保护应该会刺激生产者增加投资。但也会提高消费者的成本,这超出了鼓励创新所获得的收益,同时还会降低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技术的速度。

  这说明CGE模型也存在许多尚不明确的地方。大多数研究者使用的数据来源于Purdue大学的Global Trade Analysis项目,因为这里面的数据最容易获取。由于它最开始是为农业发展而设计的,所以数据的准确性不是很高。它单独把纯牛奶和日常用品放到不同目录,却把药品分到了化学品中,由于TPP中涉及到药品知识产权保护的条款很多,这种分类必然给模型分析带来新的问题。为了消除这种不确定性,Messrs Ciuriak and Xiao排除了增加知识产权保护的影响。他们同样用了一个相对传统的模型分析出口。最后计算出,到2035年TPP会使这十二个国家的GDP增加740亿美元,这个结果只比预测基准线高了0.21%。其他人认为影响可能更小。在Asian Development Bank Institute的一篇文章中,Inkyo Cheong甚至预测TPP不会改变美国的GDP。

  这提出了一个疑问:TPP协议是否值得签署。TPP谈判与CGE研究一样复杂,它们也只是一些模型,通过一系列模型关注未来的经济走向。因此,通过研究已经签署的协议来论证这个问题非常重要。亚太地区是一个理想的试验区,因为亚太地区签署的贸易协定从1990年的5个增加到2015年的两百多个。一项新的亚太经济合作研究表明,当一项协议签署五年之后,参与方的出口总额相比之前的五年平均增加了50%。研究者接着控制GDP和距离这些变量,把自由贸易协定作为一个变量。这些最重要的影响因素都有一些确定性的特征:他们有更多的成员,把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联合在一起,旨在让无关税贸易协定像关税存在时发挥相同的作用。

  这表明,即使自由贸易带来的收益在不断减少,但远没到不起丝毫作用地步。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必然会达成TPP协议。几乎所有的研究都认为规模小是主要限制,尤其是把中国排除在外是要付出代价的。Petri的研究表明一个更有包容性的太平洋自由贸易协定,如果对国有企业和知识产权的限制减少,会让包括美国在内的12个初始TPP成员的收入增加7600亿美元,是TPP的两倍。这样的CGE预测已经很精确了。但是教训是很明确的:自由贸易协定的目标应该是囊括更多的国家,而不是制定更加严格的规则。

来源(中华网) 作者(佚名)

吉祥体育(www.thsyjt.com)